景宁在线,景宁新闻网,景宁信息网,景宁信息港,景宁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景宁美食 >

【崇阳在线文苑】重上葛仙山(两旁连山十里,青青翠竹,云飞雾卷

时间:2018-01-14 01:3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文 | 郑子章 编辑 | 未落 摄影 | 谭秀红 丁酉清明,值农历三月初八,预报有雨,但,一整天阴。 陆水河的鳜鱼,在鄂南是难得的美味,我有幸买到了三斤,骑上摩托

【崇阳在线文苑】重上葛仙山(两旁连山十里,青青翠竹,云飞雾卷,如诗入画)

2017-07-03 17:55 来源:崇阳在线官微

原标题:【崇阳在线文苑】重上葛仙山(两旁连山十里,青青翠竹,云飞雾卷,如诗入画)

文 | 郑子章 编辑 | 未落 摄影 | 谭秀红

丁酉清明,值农历三月初八,预报有雨,但,一整天阴。

陆水河的鳜鱼,在鄂南是难得的美味,我有幸买到了三斤,骑上摩托车,经新修的白云潭大桥,径直送到县城,倒入水桶,条条活跃,坐月子的三女儿见了,很高兴地说,谢谢爸爸!

儿子儿媳放假在家,与王老板相约,准备去七里沿河、十里画廊春游,电话里说,他们已经出发,要儿子到洪下聚会。我说,我也去,那一带我熟,儿子欣然。于是,儿子儿媳和我一行三人,驱车前往。

所谓十里画廊,即今赤壁市与崇阳县交界处开始,至崇阳洪下麻地边这一段,中间一条公路,两旁连山十里,尽是青青翠竹,云飞雾卷,如诗入画。至于七里沿河,则是洪下麻地边沿陆水河、隽水上至金竹报这一截小路。

五十多年前,一个身体健壮的挑夫,与七、八个同伴从蒲圻(今赤壁市)出发,肩上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,经由如今的十里画廊,那时没修公路,十里山道,蜿蜒崎岖,到麻地边歇脚休整,吃点喝点,为走七里沿河铆上劲,因七里沿河的那条路是凿在岩石上的,很窄,时高时低,路沿下即是湍急的河流,上路就不能落担驻足,只能小心攀壁前行。

这条湍急的河流以洪下洪上为界,上游的崇阳、通城两县境内的叫隽水,下游的赤壁市、嘉鱼县境内的叫陆水。陆水通长江。

洪上、洪下的地界,只能算是一个概念,一个点、线的概念,隽水到这里时,河道突然狭窄,鱼鳞状的石板突兀起来,似堰非堰,非台似台,水集中在中间,如盆倒油般泻下,这个“口子”便是洪上、洪下之界,也是隽水、陆水之界,这里也因鳞状活石得名鳜鱼池。但这个界已经不存在了。相传古代有一个新任崇阳知县,去拜访赋闲在家的刘中堂,见一家奴正在打扫场地,知县前请通报,家奴见是一个小小县长,便把扫帚塞给知县,你先把这场地扫了,我再给通报!事后,知县衔辱衔恨,辞官不做,专学风水之朮,因崇阳这地方,像中堂这般品级的朝廷命官何止刘氏一家!崇阳的好风水必有成因。几年后,这位前任知县深谙此道,发现了鳜鱼池就是挡住崇阳风水的门坎,只要破了这个坎,崇阳风水就关不住了。其时,届任知县也常受崇阳官属之欺,那原知县便去拜访,两人各叙愤概,现任接受了提议,以疏通河道交通之名,派石匠百人,凿平了鳜鱼池。传说开凿时,鳜鱼池血流如注。

挑夫们对这些故事、传说没有兴趣,只求安全通过七里沿河,当他们到达金竹报时,个个汗流浃背,没心事在追想古人上,人人只埋怨七里沿河的艰险。

这位健壮的挑夫叫饶鹏,他坐在场地上,目视来路,暗自感慨,同伴问他在想什么,他沉重地说,我将来若做了官,定将蒲圻到崇阳的公路修通!同伴们听后轰然而笑。

若干年后,饶鹏做了赤壁市副市长,继而调任崇阳县委书记,他亲自筹划了赤壁—崇阳—通山的“赤通公路”,全线贯通时,他又上任去了咸宁市,做行署专员,不过,在那天他赶来参加了通车剪彩。从此,七里沿河那条羊肠险道不复存在,天堑变通途,十里画廊也由此诞生。

至于陆水河和隽水,也不是原来的季节河,1967年,蒲圻修筑了拦水大坝,蓄水发电,如今,水位攀升,原来的千山万壑,变成了美丽的千岛湖,《水浒》的拍摄,很大部分都在这里完成。流域内的居民全部移居高处,他们难忘故土,移民后的地名仍然沿用原名,比如芳泗湾。

我们的车子到了洪下麻地边停下,儿子打电话联系,王老板说,他在往芳泗湾方向……

我兴奋了起来,原本打算见面后,说服他们不去十里画廊,去芳泗大桥,这下已经是我想去的地方,当我们赶到时,他们的车正等候在芳泗大桥上。前几天,白云潭的乡友就告诉我,芳泗湾至巴蕉山的大桥已横跨陆水,而且,从巴蕉山直达葛仙山的公路已修通,葛仙山下山至茅井村拓林畈的路铺了水泥,茅井至白云潭的施工便道也在前两天开通,如此,我们就可以春游一大圈。 而且是个完整的圆圈。今天,我偶遇这个机会,就要如了这个圆圈的心愿。王老板是利用假期春游的,他难得回崇阳,所以,就藉此组织一大家人陪同父母出游,至于选择这条路钱,是王老板老家邻居建议的,说来也巧,那邻居姓吴,也是我本村本组一起长大的白云潭人,怪不得他建议了这条共同向往的路线。

我们的这个组合,一共四辆小车:王老板一家;王老板的妹妹、妹夫一家;吴氏一家;我一小家。人生不易聚,这么有缘的组合。

我们在雄壮的芳泗大桥上举目览景,日新大漳烟波浩渺,宛若洞庭,百鸽头折向西去便是大米畈,千岛湖若隐若现,身势沉浮。眼下,巴蕉山下的巴蕉洞,在春水襄陵前,从水上露出半个洞眼,望着好奇的我们:给过你们机会,或许,你们只有遐想!赤壁市难见全貌,但闻其声,崇阳和蒲圻经由芳泗大桥上的我们这个组合,通息连气,写下留连。

大家的目的地是葛仙山,但葛仙山于我是重游。

四辆车逶迤过桥,逶迤爬上巴蕉山顶,葛仙山在不远处,把五公里长的路给我们宽展开来,很快就让我们贴近。

车子停在写有“葛洪修道院”门额的门楼前场地上,樱**盛开的时节,进门楼要买门票,今天无人售票,樱**早已成泥。我们全到了观景台上,展望崇阳这边,隽水绕县城,然后弧线下来,去洪下,一个“S”再接一个反“3”,六曲,时而向东时而向北时而向西,像一条巨龙行走向绿色山峦间,这景物我在这里已欣赏过两次,我心中黯然,讫今是三次,但每次与漫山樱**无面缘,来过的朋友描述这儿的樱**,有如无数个大礼**,在山上喷爆,晴天红白相间,一团团血红,一堆堆白雪;阴天,血红变火红,把白雪烧成嫩黄。游人如织,摩肩接踵……我的追忆略带几份神伤,但,我不愿大家扫兴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